站在知识付费的狂潮中,也请擦亮双眼理性消费

去年流行一句话,2016年是内容付费的元年

为什么这么说?咪蒙一篇推文的广告卖到数十万百万,广告厂商依然趋之若鹜;罗振宇卖出三十年的演讲门票,得到APP纷纷推出付费专栏;今日头条放开个人入驻,人人都能创立自己的品牌并赚取广告费;简书无数作者纷纷开办写作班,招募起了私密群……

“知识IP、知识服务、粉丝经济、内容为王”,人们张口闭口都是这些高深莫测的词语。一切的一切告诉我们——内容变现、知识付费的狂潮已经来临。

站在知识付费的狂潮中,我们很难不被这样的大风大浪给卷进去,开始认识到内容的重要性并心甘情愿为之掏钱。然而,一个只知道盲目地跟随时代大流的人,就等于丧失了自己独立的思考力。看到自己不会的知识就掏出钱包的人,等同于看到店庆打折就争先恐后地挤进去抢购的人,看似占了便宜,实际却吃了大亏。

知识付费,谁得了益?谁又吃了亏?如何把钱花在刀刃上,擦亮双眼,理性消费?如何鉴别和获取真正对自己有价值的知识?这篇文章,我想以一个冷静和审慎的态度,去为你解答上述问题。

1. 知识付费有什么好处?

保护原创内容,创建良性市场

知识付费,对支持原创作者有着里程碑的意义,也是消费者保护原创内容的一次觉醒。

长久以来,我国盗版猖獗,原创内容抄袭泛滥,给原创者的经济和精神都造成了一定的损失。

互联网的盛行,使这一现象更加严重。前有饱受诟病的百度文库,作家们忍无可忍联名写了《中国作家讨百度书》。后有知乎上作者辛辛苦苦答题答了上千字,抄袭者只需要在微博上复制粘贴就可以吸引更多流量,而原创者籍籍无名。

长期以往,谁还愿意去原创,去免费分享,无私服务?

但是,知识付费的崛起,告诉了消费者两件事:

第一,原创者是付出了时间和脑力的,原创者的知识投资和人生阅历是能够给消费者带来好处的,这样的劳动是需要肯定的。

第二,对原创者的保护能够反向激励他们原创出更好的内容,最终受益的还是消费者,这是一个良性循环。

说实话,最初网易云音乐把陈奕迅的歌标上了价钱,我心里是十分别扭和抗拒的——我免费听了陈奕迅这么多年的歌,怎么忽然要收钱了?但是后来,我想通了,在感情受挫的时候,在遭遇瓶颈的时候,Eason的歌给了我这么多年的心灵陪伴和精神享受,这又岂能是区区几块钱能够衡量的?想到这一步,我便释然了,欣然付了钱。

当我在简书写的文章被人客客气气地征询能否转载,我的心里充满着一种快乐和自豪——有人可以欣赏我的文字,肯定我文字的价值。即使并没有什么金钱的回报,但是这起码是一种尊重。我也相信,只要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地写下去,有金钱回报的这一天,是不会远的。

提升知识门槛,增加重视程度

人性如此,越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得来的东西,越是不知道珍惜。

如果你付了几百块钱订阅了一个专栏,你会弃如敝履吗?你一定会每期都认真听,认真思考,不然对不起你花出去的这些钱,谁的钱不是辛苦赚来的。

同样,不止是消费者,对于有追求的原创者来说,别人付了钱,他一般是不敢造次的。别人凭什么要付钱听你肚子里的那点货?所以,他会努力使他的内容能够精准地服务需要和重视它的人群。

付费是一种“过滤”,将知识服务者和接收者进行了更为精准的对接,让每一次知识付费都发挥它最大化的效用。

2.知识付费有什么坏处?

这是知识付费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。

任何一个行业,人们纷纷涌入的时候,难免鱼龙混杂。就像大街上有正正经经做餐馆生意的,也有偷斤少量、用地沟与的黑心商家。知识付费也是如此,有优质的知识,也必然有烂俗的知识。

知识付费就是别人把知识嚼烂了喂给你吃

罗振宇曾戏称自己是知识的“二道贩子”。其实知识付费,就是别人把知识嚼烂了喂给你吃。任何知识的获取都需要门槛,这个门槛可能是时间,可能是你的眼界,可能是你的阅历。而知识服务,就是别人把高深的知识转换成更容易接受的语言,去给你讲明白。

然而同样都是嚼烂了给你吃,罗振宇嚼剩下的算是好吃的,所以很多人甘之如饴地买单。可当一顿饭被嚼了五六七八遍呢?你觉得还会好吃吗?

很可惜的是,市面上不少这样的“几十道贩子”。

我有一个朋友买了一节“如何阅读”的课(抱歉我真的只能举朋友的真实例子…因为我自己对微课的态度非常谨慎所以很少购买),事后我问他感觉如何。他给我的留下的印象是——茫然。他觉得讲的那些东西,自己好像懂,好像又不懂。一堂课,也说不清楚自己收获了什么。

于是我要来了他们课上的ppt和大概内容,我告诉他,这不就是艾德勒和范多伦《如何阅读一本书》的超级缩水版吗?我给他推荐了原著,一周后,他在微信上找到我,语气有种拨云见日的激动:

“我真是傻!微课讲得实在是太跳了,还有时间限制,有些东西根本没说清楚,举了几个生活的例子就跳过了,该不会读还是不会读,原著讲得清楚多了。”

其实,我看过一个把这个主题做得很好的免费视频,只不过他没有遇到。我怀疑,他的所谓“讲师”本身根本就没有把这本书理解透,而是不知道在哪儿看到了这样的理论,生搬照抄,零碎肢解,强行融入例子,根本没有自己的思考。这种嚼得烂透的东西,怎么可能好吃?

头衔很多,干货很少,变现姿势太难看

很多时候我们会被很多头衔唬住。

“XX专家”“XX网红”“XX大神”,是不是看着就很羡慕,很想接近?

现在这个社会,买盒月饼都要有精美的包装,你所见到的头衔,很有可能是包装的,实际上空无一物。不然,为什么“气功大师”,骗子王林火了那么多年?

好,就算头衔是真的,恕我直言,有些大V匆匆变现的姿势和吃相太难看

粉丝们信任他,愿意听他分享,为他买单。可是有些人心心念念想着的,不是怎么提供更好的内容,就是怎么赶紧趁红的时候从粉丝身上打捞一笔。我把你当偶像,你却只想榨干我?

所以会有这样的现象:有些作者靠内容火了之后,内容的质量却越来越下降了,不是颠来倒去地重复自己那点干巴巴的东西,就是拿大肆的篇幅来推销自己的各种周边。

我始终相信一件事——人的精力是有限的。在一个地方投入多了,另一个地方的不足就会显现出来。

当一个内容服务者急于变现,他在营销和推广的精力使多了,心思都用于钻营粉丝经济上,他还有精力去思考如何生产优质内容吗?所以内容的苍白就会慢慢显现出来。

这哪里是服务,简直就是欺骗。

内容为本,营销推广只是辅助。可惜有些人本末倒置,广告声势浩大,内容却肤浅空洞。长期以往,损害的还是内容市场。看看国产电影市场的乱象就知道了,好在消费者越来越不愿意为空有鲜肉的烂片买单了。

3.面对知识付费,我们应该怎么做?

其实,虚拟产品消费和有形产品消费的本质都是消费。人们为什么会消费?因为有欲望和预期。

为什么你会买下这件价值上千的衣服?因为你已经想象出了它穿在你身上的样子。你期待穿上它,你会变得更漂亮、更有气质、更高贵。

为什么你会买下这堂价值百元的微课?因为你已经想象出了听了它之后你的样子。你期待听了它后,你会学会原本你不会的知识,你会变得更加渊博有内涵,你会离微课的发起者——也许是行业大牛,也许是某位大V更近一步。

这两种消费真的能达到你预期的效果呢?这不好评判。但是作为消费者,你要做的就是,在知识付费的狂潮中,和自己欲望和预期抗衡博弈,擦亮双眼,理性消费。

在消费之前,不妨问问自己:

这些知识的性价比合理吗?

这些知识或者这个人值得你花这么多钱吗?

我自己有一次教训,知乎LIVE上我曾听过某名人的分享(想了想还是不说出来名字了),当我付了一笔价值不菲的费用时,老实说,他分享的东西和他的见解是让我有些失望的。

当时我提问了一个比较难回答的一个问题,很快被人纷纷点赞,顶了上去。可是那位名人却无视了我的问题,而是捡了一些好答、无关痛痒的问题。

从那次之后,我就在反复问自己,所谓知识的性价比合理吗?

所以,每次再有类似的分享,我会看看这个人之前的回答,之前的课程评分,和在网上的口碑。我要确定这个人值得这么多钱,再去掏钱。

我有其他渠道去获取这些知识吗?

我之前举得《如何阅读一本书》就是这样一个例子,我看免费的视频,比那个付费的微课,所收获得更多。

互联网时代,人们获取知识越来越便利,可是仍有很多“伸手党”。不愿意自己动手搜索、整理、总结,而是盲目寄希望于微课。其实,有那个时间,你早已经掌握透了这样的知识。

读“一手”知识是最好的,你可以直接和最鲜活最直接的知识对话。就算理解上有难度,我退而求其次,也应该找这些对这些知识真正有心得有研究的人。就比如说,医学知识。我想我没有时间去研究医书,就算真的读了,我也远没有医生的丰富临床经验。这种门槛高、专业性强、需要大量投资、获取难度高的知识,才是真正值得付费的。

千万不要懒,当你把获取知识的主动权交到了别人手里而不是自己手里,你就只能等着被迫的灌输,而不是主动的学习。

这些知识我之后会用吗?

虽然付费会提高人们对知识的重视程度。但是,正如有些人花了不少钱买了衣服,回来之后却放在衣柜里从来没有穿过一样。我还真知道不少人买了微课,却不听,或者听完就过去了。

知识付费,越是难以衡量的虚拟产品,越是要内化,发挥出它的最大效用。

我曾经知道一个定了喜马拉雅某节目的朋友,他不止认真听完了每一期节目,竟然还做思维导图、做笔记,并且去查每一个节目中提到的名人理论,他有一个厚厚的笔记本,积累了丰厚的相关领域的知识。这个付费节目只是一个机遇,一扇门,但是他却通过这扇门发现了更大的世界。正是因为他的重视,使他在这方面也成为了一个小行家,走上路给别人分享的道路。

我欣喜于大家对内容越来越重视,因为本质上,在简书写作的我也是一个内容生产者,这对我是有益无害的。但是我更希望,无论是生产者还是消费者,都能担起自己的一份责任。作为消费者,站在知识付费的狂潮中,请擦亮双眼,理性消费。“千淘万漉虽辛苦,吹尽黄沙始到金。”只有取其精华、去其糟粕,内容市场才会动力满满、一片光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