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爱情,你我都是有执念的人

对于爱情,教母张小娴早就这样告诉过我们:

我常常觉得两个人没有永远在一起,结合是例外,分开才是必然的。我们都是为终会分开而热烈相爱。

而每个人对于爱情,无论是否会分开或结合,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那份执念。

因此,才会有她下面的那句话。

一个人最大的缺点,不是自私、多情、野蛮、任性,而是偏执地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。

今天,我们且不谈那些像“傲慢与偏见”那样冲破世俗最终步入幸福殿堂的爱情故事,我们只谈那些存在于生命中难以启齿的执念。

不论旁人如何教导爱情新手浅尝辄止,对于那些深陷泥沼的人来说,恨不能一颗真心全部交付出去。

林真真有一段见光死的爱情,她那年20岁,20岁的年纪,大概正好是为了爱情可以不顾一切付出的时候吧。

她喜欢上一个人,她说那个人用自己的方式爱着自己,虽然旁人说她被别人包养了。

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们在一起的时候,那个人一穷二白,别说包养,就算是林真真随便一件衣服,他也未必能买的起。

但林真真爱他,不顾他已婚的事实,将自己奉献出去。

在一起5年,林真真从他一无所有跟着他到如今的平步青云,一直以一个第三者的身份陪伴着。

这过程,她从来没要求过他给她任何名分,她想有些东西是她贪心所获的,既然如此,那么就该知足。

男人对她很好,除了名分,一切东西都可以给她。

林真真29岁的那年,在家里的强烈要求下开始相亲……

那个做软件工程的男人,西装笔直,但他吃饭吧唧嘴这事一下子暴露了他刻意装扮的高端人士身份;

那个酒吧老板,说起话来幽默娴熟,想必是逢场作戏惯了,认为所有的姑娘不过是聪明猎物和愚蠢猎物的分别;

那个富二代,长相俊美,家财万贯,但他车上的香水味实在是不太符合他绅士的外表;

……

林真真一一观察和对比着,她想,要不是自己爱了那个人,她想必也不会如今洞察人性的聪慧吧,这样想着,她越发觉得自己爱对了人。

傍晚,男人搂着她躺在床上,她的手指一点点触碰着男人的脸,男人突然爱怜的咬住她的手指,那一刻,她突然有种想跟他要个家的冲动,但她忍住了,她还是要辆车吧。

名利场上伺机守候的美女多了,他都能一一周旋,到了她这里,他大可不必那样累,反正林真真总是能恰好满足他的虚荣心。这一点,林真真比他还明白。

至于林真真为何能在这个男人身边那么久,两人反而各持己见。

男人以为自己是个痴心的情种,林真真知道那不过是他掩饰自己犯错的堡垒。

男人想,出轨一次和出轨一百次终究是不同的吧。

林真真明白,出轨一次和出轨一百次只是女人不同而已。

男人想保持着自己那点对爱情的忠贞,于是林真真装着看不懂他所有的伪装。

男人起身穿衣,走前亲昵的吻了林真真的额头。那画面就像在说,我只有你一个女人。

在一起9个念头,经过了所有的物是人非,要是如今林真真还不懂他的话,那倒真是白当了小三这么久。

林真真也和别的姑娘那样任性过,索取过,哭过也抱怨过,当她发现一旦男人满足不了自己的这点欲望,男人就会趁机逃跑。

留给“不懂事、贪婪”的虚头给林真真。

久而久之林真真倒习惯了,反正自己要的不过是爱情,他能给的从来不少,她也能自得其乐。

林真真见过一次男人的老婆,她是那种放在任何宴会上都十分拘谨的人。

小家仪态吧,林真真这样想,但丝毫没有瞧不起那个女人。

林真真想,在愚笨的人也会发现老公的蛛丝马迹,更何况林真真也不止一次在男人身上暗藏玄机。

既然女人保持着难有的隐忍与大度,她自然不会虚张声势。

她太明白自己才处境,这种见光死的事情,明着里即便大家都知道,也会装作不知道,但一旦被曝光,那些隐藏的杀机就会趁虚而入。

林真真有自己的小算盘,自己至少比男人年轻了二十几岁,比起男人的妻子,她陪伴男人的时间会更长,她也没什么别的奢求,只是希望能在这个男人身边就好了。

家人从一开始的逼迫到现在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让林真真更加的笃定了自己抉择。

只是林真真不晓得,天不遂人愿这句话还是有它存在的原由的。

男人在这年患了白血病,天灾这件事来的总是这么理所当然,男人迷信的认为自己的出轨是造成自己患病的罪魁祸首,于是林真真便成了替罪羔羊。

林真真终究还是背上了骂名,或早或晚吧,林真真早有准备。

只不过林真真做梦也没想到,这罪名竟然是自己爱的人亲手给自己带上的。

都说岁月会淹没一个人的真心,却没想到林真真这把爱情的火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日渐猛烈。

林真真问自己有多爱那个男人,她想了一整夜,9年的时光,自己从最好的年华跟着这个人,不求任何结果,只要能相伴已然知足,

那男人倒也是随了林真真的心愿,对她也从来都是有求必应。不论这期间他有过1个或者100个女人,她始终都是他身边呆的最久的那个人。

这样想着,林真真就决定将自己的脊髓贡献给那个男人,也算是为他们的爱情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。

医院里,林真真在做最后的化验配型准备,等待结果尤为漫长。

男人的老婆来看林真真,以感谢她的名义。

那个女人细细的打量林真真,林真真微笑着回以目光。

女人左顾右盼的想了很久,最后还是简单的以“谢谢”作为结束语。

林真真不由的在心里觉得略胜了一筹,只是这胜利来的也没什么滋味。

配型成功后,很快安排了手术,林真真做了最坏的打算,她知道不论成功或失败,男人都不会和她再有往来。

数日后,林真真出院。男人的老婆站在走廊的尽头,等着她。

有些话始终是要说的,不做了断的话,大家都没办法开始新的生活。

“不管怎么样,还是要谢谢你……”男人的老婆诚恳的说;

林真真望着她,没有说话,过了很久她像想起了什么,说了声“抱歉”匆匆走了。

林真真赶去做一件事情,男人在生病之前说有个礼物放在家里,林真真现在要回去取。

回到和男人的家,林真真便开始寻找那个礼物,可是不论林真真怎么找,她都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。

正当林真真想要放弃的时候,她想起自己跟男人要的那辆车,于是赶忙跑到了车库。

车库里放着一辆崭新的小跑,那是上次在床上的时候林真真向他要的。

林真真知道,男人在没有物质的时候,才会拼命给你爱情,有了物质,你要再多的爱就是不知好歹了。

可林真真只想跟他要爱情而已,不论对错与否,她都只想要他的爱。

或许曾经有过吧,这样想着,林真真便能接受骨髓移植失败男人去世的事实了。

《天若有情》展颜对季东阳那种恋父般偏执疯狂的爱恋,曾十分不能为人所理解。

一个18岁风华正茂的少女,恋上那个大自己20几岁的养父,不顾旁人的闲言碎语,只一心一意的跟随自己的心意,任性且固执。

旁人只道这并不是真的爱情,而是一种渴望关注渴望被爱的恋父情节,可谁又能真的分清爱情与依赖的区别呢。